当前位置:

第一章 火星战场

骷髅精灵Ctrl+D 收藏本站

    公元2308年,灰蒙蒙的天空,遍地的红色砂砾,火星独特的苍凉地貌,随处可见的燃烧着火焰的机械残骸,还有铺满了地面,散发出刺鼻味道,流着恶心液体的异族尸体,这些奇形怪状的怪物给野心勃勃的人类带来了巨大的灾难,战争进行了两年,火星战场是人类的最后一道防线。

    而这样惨烈的场面,也是人类火星防线最常见的画面。

    在这样一副画面的角落里,几道简陋而残破的金属围墙还勉强维持着一座小型据点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座据点的正门已经扭曲变形,被人拽下来扔在了一旁,屋顶更是支离破碎,看上去就像是被人打坏了的鸡蛋壳。

    不过再残破的据点也还是据点,一小队十二名穿着地球联邦制式武装的士兵正抓紧时间休息,有擦拭枪械的,也有趁着战时难得的间隙,缩在围墙后面吞云吐雾。

    小据点里充满了呛人的烟味,但是所有的战士都很清醒。或许,这股烟味才是这场战争中真正让他们感觉到自己还活着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有动静!”不知道是谁突然叫了一声,所有人立刻都跳了起来,将手里的烟头掐灭,套上头盔,转瞬之间就重新回到了战斗的姿态,不过,众人只是紧张了一小会儿,很快就有人摘掉头盔,然后骂声就在小据点里响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娘的,是哪个傻逼乱嚷嚷?害得老子大半根烟都浪费了!”

    “就是!没长眼睛吗?队长的‘卡丁车’都不认识?”

    长时间的战斗大家都有点神经质,一片吵吵闹闹的骂声中,远处黄沙中的一个小黑点迅速变大,那是一辆联邦十年前研发成功并投入使用,专门为火星地貌开发,俗称“卡丁车”的军用载具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卡丁车在小据点门外停下,一名同样穿着联邦制式武装,但手臂嵌着两枚银星的男人跳了下来。

    男人同样没有戴头盔,一头琐碎的黑发乌糟糟的,看上去许久没洗的样子,眼神温和中透着犀利,看了看周围的样子,表情微微有点担忧。

    人类为了星际大航海,经过上百年缓慢但又稳定的基因改造,已经可以适应这样恶劣的环境,战士的脸上留着三道仿佛被什么猛兽的爪子抓出来的伤痕,显得凶悍而狠厉。

    这个男人,就是莫峰。今年28岁,地球联邦血狼战队队长,军衔上校,事实上,他也正是这一条防线上的一线指挥官。

    “胖子,情况怎么样了?”莫峰走到刚才在小据点里骂的最凶的一人身边,左右看看,冲他抬了抬下巴问道。

    “还不就是老样子。”胖子懒洋洋的又拿出一根烟,点上之后深吸了一大口,“刚刚打退了那帮狗杂种一波,咱们这边死了两个,另外老梁,老詹受了点轻伤,当然,如果有增援、有补给的话,我肯定举双手欢迎。”

    “补给我车上有一些,待会儿给你搬过来,增援的话,一个人都没有,你死了这条心吧,现在到处都缺人,实在不行我来给你当突击队员。”莫峰笑道。

    “咳咳,我不是这意思,老大,咱们都在这条防线上顶了一个多月了,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,军部那帮家伙能靠谱点吗,还有那群月嫂都干什么吃的,我们陆军成批的战死,牵制那群畜生,他们整天吹逼的舰队呢,怎么还没战果啊!”

    “你问我,我问谁去?”莫峰对胖子翻了个白眼,也从他的烟盒里抽出一根烟点上,狠吸了一口说道,“上面的命令,是在这里顶住,绝对不能后退一步。”

    “嘿!顶住顶住……我顶他个肺啊!”胖子禁不住冷笑一声,又叫骂起来,“两年之前,上面说在瑟提斯高原顶住,结果死了一百二十七万人,一年之前,上面又说在太阳湖顶住,结果死了五百六十万人,那帮异族根本就是对我们了如指掌,咱们的部署,咱们的弱点,它们全都知道,那些专家研究出来点东西没有,真不知道是他们落后还是我们落后,要不是对方是一群没法沟通的怪物,我都觉得我们出内奸了。”

    “别抱怨了,我们是军人,情况变成这样谁也不想看到。”莫峰沉默了片刻,再次深吸了一口,将手里的烟一口气抽到了底,“这一次,上面应该的确是下了决心的,火星防线已经有一大半都落在异族手里了,一旦突破,地月系将直接遭受毁灭性打击,这次应该是大决战了,听说月球所有的太空舰队都调动了。”

    “奶奶的,要说技术,月嫂这帮娘娘腔是可以的,就是缺乏点勇气!”胖子也狠狠把烟一口气吸到最后,然后把烟屁股狠狠砸在地上,军靴用力碾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行了,爷们一点,找两个人来搬补给,我还要去下面一个哨所呢。”莫峰也扔掉手里的烟头,在胖子的脑袋上拍了一把,转身带着两个人就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几分钟之后,莫峰的“卡丁车”才刚刚开走,大喊声就在小哨所中响起。

    “敌袭!”

    略显凄厉的喊声中,远处仿佛潮水一般的异族战士汹涌而来,这些高大的外星生物,有直立的,有四肢爬行,也有多足的,浑身是由一种被科学家成为“钢化蛋白”的物质组成,拥有相当惊人的战力,最重要的是数量惊人,嗜血成性,对人肉有着着迷一样的贪婪,枪声、爆炸声接连响起,血与火又在这漫天的黄沙之中交织起来,而刚才还蔫蔫的一帮战士已经完全变了样子,眼神里没有恐惧,只有血海深仇!

    一个月后,莫峰的卡丁车再一次停在了小哨所的门口。

    这一次,小哨所中没有人发出错误的警告,而在莫峰走进小哨所的时候,里面已经只剩下六个人。

    “胖子。”莫峰捶了一下胖子的胸口,尽量不去看他空荡荡的右臂,而莫峰自己的脸上,也已经又多了一道从左边额角贯通到下巴的伤疤,翻开的皮肉让他的形象显得愈发狰狞凶悍了。

    胖子没有说话,因为大家都不太说话了,在这里,只剩一个名字,活着,意味着太多的东西,死亡或许才是一种解脱。

    莫峰给胖子递了一根烟,胖子默默的抽着,两人一起参军,一直到进入火星战场已经十多年的交情了,一个军校,一个宿舍,时间好像还在昨天。